小無名

以妳為名
所以我無名

寫詩

我不會寫詩
但我總想為妳寫點什麼
為喜歡妳的日子留下點回憶

我不會寫詩
但卻想寫滿二十瓣詩
折成玫瑰花送給妳

我不會寫詩
如果我會寫詩
就請風幫我朗誦給妳聽
我們不在一個城市
要不紅著臉我也想親口念給妳聽

我不會寫詩
妳問我怎麼突然又有靈感了
我只能笑著說我不知道
當然不能告訴妳
我不會寫詩
我只會寫妳
然後佯裝我寫了一首詩

記事

記事,記我回不去的每一天,懊惱卻不悔恨的每一天。
記事,紀念美好的青春記憶,記錄掙扎煎熬的成長過程。
記事,記住我無法抓住的幸福,記下我真正感受到的每一分快樂。
記事,記妳,記妳的好,妳的美,妳的身影,妳的點滴,與妳有關的所有回憶。

穿心泪

她仰望夏夜的空,柔顺的头发被风吹起,她没有伸手去抚,她的手中圈住一缕。


“呐。”


她启唇却只发出一个音节。


“?”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


“……”


“是不是只要性别不一样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


“……”


“下辈子,如果可以选择,就投胎到一个可以接受同性相恋的世界去吧?”


她轻轻点头,却无法回应她。


“下辈子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吧?”


她的嘴角弯出一抹笑容,泪水不经意划过了脸庞。


她伸手想接,但是泪却穿透她的掌心,无声息地落在地上。


一如她手中,那缕飘逸的紫丝。


穿掌丝、穿心泪。


流不出的泪水、握不住的思念,那双温柔的冰蓝色瞳孔,满满,都是那抹紫。


黑白微笑

绚濑绘理终于鼓起勇气说“我爱你”,黑与白之间,东條希只留下一个微笑。

喜欢的音乐,喜欢的你,喜欢的,你的声音

用音乐阻隔世间喧嚣,被你的歌声萦绕的世界,如此美好。——正在倾听《东京 1/3650》南條愛乃


我的害怕,你的恐惧,在一起,我们,不畏惧

她会站在冬天的电车站,愣愣地看着虚空飘下雪絮,忍着思念等着大雪变小,却不曾想过要打电话给她。

她会穿着大衣打着伞,默默走在黑暗的小路上,即使不知道她几点会到站,也没想过待在家空等她电话。

待她从黑暗走到有光的地方,松了口气是因为看到她在那里,正用惊讶又略带欣喜的目光看着自己。

一把抱住略矮一点的紫发可人儿,将她严严实实地裹在自己的体温中,混血儿缓慢地将怀中被自己捂热的大衣套在她身上,在她蒙着雾气的绿眸温柔的注视下牵紧她的手。

“我们回家吧!”

“嗯!”

回家的路上没有多余的交流,搁在混血儿大衣口袋里扣紧的指尖交换着温暖。

回程明显走得比来时慢得多,却仍想让时间走得再慢一些。

没有开口问混血儿为什么会来接自己,也没有问紫发人怎么没有打电话告诉自己已经到站。

心知肚明,你怕我怕冷,就像我怕你怕黑。

胆小的自己,怯懦的自己,会为了守护身边重要的你而勇敢。

一起走在黑暗又冰冷的街道上,我不怕冷,你不怕黑,我们为了彼此,忘记了害怕,因为彼此,而不再害怕。


原谅我的不坦率,我也只想在安全的领域里,爱着同样爱着我的你

无条件被她宠溺,被她捧在手心百般呵护,这么做或许有点狡猾,但是却暗自希望这样的关系永远不变。

就这样祈祷她不要把那三个字说出口,让她继续享有她的温柔,装作不知道这些特权唯她独享,继续在她不坦白的爱里,做她无可代替的亲友。——东條希